简~一

mxh玩家,xxj文笔,老阿姨年龄,愿意的话可以叫我鱼,也可以叫一一,熟一点叫狗子我都不介意!!!!!!

深深牛逼!!!!!牛逼!!!!!第一!!!

第一!!!!!!!

第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歇一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也太美了。。。。。。

美到我失去语言。

10月8号的宇宙如此美丽


【彩虹山楂】合法爱人

断断续续码了一段时间的产物,可能是四月之前最后一篇,就发出来了。

先婚后爱老梗。

@明月当灯 的点梗,希望你喜欢。

老规矩,国际三禁。

白色情人节快乐,赶紧找个喜欢的人吧。

食用愉快。






刘彬濠握着手里的小红本本怎么也觉得像中央八狗血档。


两个小时以前他还是大龄单身男青年,两个小时以后他就有房有车有还狗了?!


还是不太真实,身边正开车的这位,颜好多金,正宗富二代,留学归来。


这样的男人怎么就看上自己了?


刘彬濠看着自己身上优衣库的卫衣,几十块买来的破洞裤,最贵的就是成年的时候亲爹送的一块表,大几千,他都工作两年了也没舍得换。


故事还得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年方25的好青年刘彬濠放国庆准备回家好好陪陪父母。


好不容易捡到漏票,刚上高铁就接到了亲妈发来的电话。


“仔仔诶,我记得你是今天回来的对吧?那我没记错哦,这样子哦,妈妈高中同学的孩子从国外回来,今天落地广州这边,过完节就去公司上班的哦。他没来过这边,正好也是今天的飞机,我记得你是今天的车,你到了之后去接他一下,我把照片发给你好吧?”一长串话压根没给刘彬濠反驳的机会。


您可真是我亲娘,知道从广州火车站到机场有多远吗?


刘彬濠默默吐槽一句,然后点开了微信。


高铁上的网差到他想打人,好不容易经过暂停站的时候把照片加载出来了。


还是蛮好看的嘛,有点现在影视剧里奶油小生的感觉。


急匆匆地赶去机场的时候刘彬濠发现他根本不用找。


这货是在机场走秀嘛?


也太高了点吧,刘彬濠咂舌,自己181的身高算得上不平凡了,这人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去,直逼天花板。


蔡尧刷着手机看他妈给他发来的信息,是个电话号码,说是下飞机就会来接他。


刚刚拨出去,周围就响起了手机铃声,蔡尧抬头发现面前正有个短袖的男孩抓着手机一脸复杂的看他。


“蔡……尧?”

“是我,你好。”


“你好,我就是来接你的,我叫刘彬濠。”刘彬濠伸出手。


蔡尧把行李箱放到他手上。


刘彬濠懵了一瞬间,然后意识到这是位娇生惯养的少爷,笑了笑带着他走向出站口。


“下车吧,我们到了。”


蔡尧看着面前不熟悉的屋子很直白的问了出来:“我们不去酒店吗?”


“不啊,这是我家,阿姨没有跟你说吗?你妈妈和我妈妈是同学来着,今天你过来让我顺便接你回家吃个便饭。”刘彬濠可以咬重了“顺便”两个字。


蔡尧风中凌乱。


趁着上电梯的功夫给母上大人发微信:妈!你可真是我亲妈!你咋不跟我说来接我的是你同学的儿子啊!我丢人丢大发了!


那边可能在忙什么,没有回复他。


蔡尧叹气,一会要怎么挽回自己的形象啊。


刘彬濠其实并没觉得这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敲开了家门先拥抱老妈,然后。


然后在他妈眼里他就不存在了。


“诶呀,尧尧吧,诶呦都这么大了,当初你妈妈生你的时候我还去照顾过她好长时间的,一晃都这么多年了哦,快坐快坐,仔仔去倒点茶水呀,不懂事,回来就坐在那里玩手机。”


刘彬濠试图反抗,然而只能转身的时候偷偷翻了个白眼。


“尧尧啊,跟阿姨讲讲在国外过的怎么样啊,欧呦,你看看瘦的哦,阿姨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哦,一定要多吃一点哦!”


蔡尧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其实他长期在国外生活早忘了国内亲人亲亲热热的念叨。


“妈,你锅要烧糊了。”刘彬濠放下手里的茶杯。


刘妈妈才一拍脑袋进了厨房,还不忘吩咐刘彬濠:“你陪尧尧说会话,一会饭就熟了。”


“知道了!”


刘彬濠撑着脑袋看蔡尧。


盯得人脸发烫。


“你干嘛啊?”蔡尧挠挠耳朵有点不好意思。


“陪你啊。”刘彬濠才发现原来这人这么容易害羞,起了兴趣想逗逗他。


“对,对不起,刚才在机场我以为你是司机来着,还让你帮我拎箱子,很抱歉。”


刘彬濠伸出手。


蔡尧茫然的看着他。


“小费呢?我帮你拎了这么长时间箱子不给小费吗?”刘彬濠凑近了点。


蔡尧开了。


“脸好红啊。”刘彬濠企图上手戳一下。


“你在想屁。”蔡尧暴躁老哥的属性被激发出来。


轮到刘彬濠愣住了。


良久,俩人看着对方笑出来。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作为朋友的话。


国庆假期,刘彬濠陪着蔡尧到处玩。


直到国庆的最后一天。


刘彬濠带着蔡尧去跳崖(划掉)蹦极。


蔡尧抖着腿好不容易站上了直通顶层的电梯,哭丧着脸,仿佛即将上刑场。


“你恐高?”刘彬濠看他脸色发白问到。


“一点点就一点点。”蔡尧试图弯腿降低高度让脑袋以为自己还在地上。


“彬彬我怕。”站到蹦极点的蔡尧快哭了。


“别怕别怕,没那么吓人的,保险我给你买好了。”


更吓人了好吗!蔡尧撇嘴,委委屈屈。


“你想怎样?都站到这里了,钱是不退的哦。”刘彬濠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我跳下去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刘彬濠觉得这句话奇奇怪怪的,像极了狗血电视剧里女主跳崖之前对男主说的话。


“干什么?”刘彬濠觉得他不怀好意,可是这几天接触下来这人确实是标准的反应慢半拍的傻大个。


“你先答应我好不好,要不我好怕啊。”蔡尧抱着栏杆不撒手。


刘彬濠也没多想,旁边的工作人员都要笑晕过去了,随口应了下来。


在蔡尧纵身一跃的那一刻,刘彬濠突然有了一点不详的预感。


下一秒,这个预感就实现了。


“刘彬濠!!我们结婚吧!!!!!啊啊啊啊啊啊!!!!”


要不是工作人员拉着他,刘彬濠早就扑过去剪断他的安全绳让蔡尧知道知道什么叫自由飞翔。


回程的路上两人坐在公交最后排的两端,每过一站蔡尧就小心翼翼的往刘彬濠的方向挪一个格儿。


当两人终于挨在一起的时候,刘彬濠感觉自己的袖口被拽住了。


“干什么?光天化日不要拉拉扯扯哦。”刘彬濠扭着头不看身边的人。


蔡尧叹了口气,全怪自己这张嘴不会说话,要是早说清楚了也不会这么尴尬。


“前面有一家茶餐厅我们去坐坐吧。”蔡尧没放手,好声好气地哄刘彬濠。


蔡尧点了一大堆吃的给刘彬濠消气,一口气灌下去半杯冻柠茶才开口解释:“我妈这次安排我回国不只是为了接手家里的生意,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她要安排我相亲,你看这是她从星期一到星期六给我排出来的相亲表。”


刘彬濠接过手机,差点被嘴里的吃食噎住,苍了天了,从中午到晚上居然没有空闲的,他不由得怀疑蔡尧妈妈有个不为人知的副业——干相亲网站。


“所以?”


“我在国内实在不认识什么人,你算是为数不多的朋友了,我实在是想不到办法了才找你帮这个忙,我还不想结婚也不想谈恋爱,回国只是因为我父亲这几年身体不太好。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有说过,我会再想办法。”


刘彬濠看着蔡尧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就动了一点恻隐之心,也许是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特别像一只无家可归的狗狗。


“如果我们领证了你会干预我的生活吗?”


“啊?”蔡尧迷茫的眼神透露出不可思议。


“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但是我们要约法三章,第一你不能干涉我的私人生活,第二这份婚姻持续到两方中任意一方找到真爱,第三......第三我还没想好,先空着。”刘彬濠往嘴里叉了一块西瓜。


“你真的愿意和我结婚?!”


“昂~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就当帮你这个忙喽,更何况放完假我就回上海了,你不是要留在广州工作嘛,两不干预多好。”刘彬濠其实是有私心的,但是说出来不太好,就当他自己也行个方便。


蔡尧掏出手机露出一口大白牙:“正好我妈到广州了,走吧,见家长去。”


刘彬濠觉得他被套路了:“这么巧?你不会是计划好的吧?”


“嗯......我跟她说我喜欢你要跟你求婚让她把户口本带来。”蔡尧咬手指。


刘彬濠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进家门之前,蔡尧做了很大的心理准备,直到刘彬濠牵住他汗津津的手。


“干嘛?要装的像一些啊,手都不牵就要结婚,我都不信。好啦,放松,今天过了咱俩就各自解放,反正我明天的飞机回上海。现在,笑。”刘彬濠捏着他的脸往上提了提。


“哦。”蔡尧没由来的有点失落。


其实过程算得上顺利,两方家长笑眯眯的坐在一起谈论几十年前的事情,言语间夹杂着各种“我就猜到他们会看对眼”的句子。


当事人微笑表示:“是的我们就是第一眼就看对眼了。”


第二天早上等一切尘埃落定,小红本本上俩人笑得傻不兮兮的照片就被po到了朋友圈里。


双方父母评论转发之:满意。


刘彬濠是带着行李箱跟他去领的证,蔡尧把他送到机场的时候居然还生出了点不舍的感觉。


刘彬濠大大方方张开手臂。


“嗯?”


“抱一下都不行吗?”刘彬濠逗他。


蔡尧沉默地走上前把他整个人裹在怀里,还晃悠了两下,像小孩一样。


“好啦,我走了,你记得偶尔去我家看看,要不我妈会怀疑的。”刘彬濠拍拍他的背,“再见。”


“再见。”蔡尧放开了手。


刘彬濠带着愉快的心情登上了回上海的飞机。


只是他没想到“再见”会来的这么快。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大早在公寓门口骂娘的原因。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刘彬濠看着蹲在自己家门口的一大只问。


如果他没记错,两个人一星期前才在广州机场别过吧。


“我妈把我调来上海的总公司了,说我们俩刚结婚就异地不太好。”蔡尧不敢抬头。


刘彬濠打开门让他进来。


“现在怎么办?”蔡尧拖着行李箱进了玄关。


“你先在我这儿住着吧,我这儿有还有一间空房,正好帮我分担一下房租。”刘彬濠昨晚加班到凌晨,现在困得要死,脑子乱成浆糊。


两人就这么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同居。


刘彬濠试着习惯早上刷牙的时候身后会飘过一大只炸毛的生物,试着习惯买零食的时候买两人份,试着看恐怖片的时候习惯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人。


最后一条可能有点困难。


但是刘彬濠发现好处还是挺多的,房租有人分担,还有人做饭,说实话,刘彬濠自从独居就没有开过几次火,他实在不擅长和厨具相处。蔡尧不同,或许是一直在国外生活,中西餐都做的很不错,搬进来以后就自觉承担了做饭的活计。


除开两个小红本以外,刘彬濠觉得两人算得上是比较默契的合租室友了。


除了蔡尧穿着超市满200送的小黄鸭围裙时有点可爱,除了洗完头头发软趴趴的有点可爱,除了盘腿坐在地上吃黄瓜味薯片把嘴塞得满满的时候有点可爱。


剩下也没什么了嘛。


刘彬濠撕掉小本本上随手写下来的蔡尧的优点,一整张纸没有空白。


挠了挠头发趴在办公桌上。


这是他们同居的第四个月,刘彬濠发现他可能,也许,大概是喜欢上了家里那个傻傻的,长得特别好看的,做饭很好吃,笑起来能露一口牙花子的傻大个。


“彬濠,快过年了,老板说今晚部门聚餐,可以提前下班了,七点在饭店集合。”旁边工位的男生已经穿好了外套。


刘彬濠才想起来昨天老板在群里的消息通知,给蔡尧发了微信说今晚不回去吃饭,想了想还发了饭店的地址,他觉得按照往年的传统,他可能撑不到第二轮被灌酒。


家里有个苦劳力为什么不用呢,他今天也想多喝一点,他实在是搞不清楚对蔡尧的感情了。


晚上还没上菜多久基本上就要开始打秋风了,刘彬濠也算个不大不小的组长,一轮一轮的灌下来难免有些承受不住,找了个借口溜去门口吹冷风清醒。


“不舒服吗?”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


刘彬濠翻了个白眼,强忍着转身走掉的冲动回答:“没什么,进去吧。”


男人拽住他。


刘彬濠甩开他,真是个麻烦,他当初同意和蔡尧结婚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这个从他进公司开始就一直纠缠他的男人,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油腻还有口臭。


“我结婚了,你自重。”


“我当然知道,可是这是我观察的第四个月了,从来没有人来接过你回家,也没有人送你上班,几乎每次聚餐你都参与但是也没有人来接你,朋友圈从来没有第二个人的照片,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根本没有结婚!”男子吼叫着。


刘彬濠觉得手臂被攥的很疼,他喝完酒又吹风,脑袋也疼得要命,为什么蔡尧此时此刻不在这儿呢。


他的生活或许真的就是狗血八点档。


他看着被一拳打倒在地的男人想,身后的怀抱无比温暖,让他依赖。


“你怎么过来了?”刘彬濠拽着他的外套问。


“你给我发了地址,我看都十一点了你还没回来就想着来接你的。”蔡尧紧了紧手臂。


“我给经理发条微信,我们就回去吧,我好困啊。”刘彬濠把脸埋在他肩膀上,“老公。”


蔡尧愣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听刘彬濠这样称呼他。


“我们回家。”蔡尧瞪了一眼爬起来的男人,搂着刘彬濠叫出租车。


回去的路上刘彬濠一直闭着眼靠在蔡尧身上,此刻没有比蔡尧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更能安抚他的了。


蔡尧也在胡思乱想。


他搞不明白,刘彬濠到底是不是因为刚才为了脱身才喊出了那个称呼。


蔡尧喜欢刘彬濠,从第一次在广州的家里见面的时候就有了隐约萌动的小芽。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他时常这样想,刘彬濠趴在地毯上翘着脚吃原味薯片的样子可爱,摇头晃脑刷b站的样子很可爱,吃饱了以后像小猫一样伸懒腰的样子也可爱。


蔡尧把头放在刘彬濠的头上蹭了蹭,喜欢他是一件太容易的事,可隐藏又是一件太难的事。


刘彬濠被扔上床铺的时候真的有些神志不清了,要不然他怎么会试图扒在蔡尧身上,嘴里还嘟嘟囔囔什么。


蔡尧试图听清,就凑近了一些,刘彬濠搂着他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笑嘻嘻的说:“守护我们全世界最好的尧尧。”


“彬彬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蔡尧问。


“我在耍酒疯。”刘彬濠气鼓鼓,“你就不能失去理智一点吗?气氛这么好。”


“还差个步骤。”蔡尧亲了亲他鼓起来的腮帮子。


“虽然我们合法,但是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我超级喜欢你。”


刘彬濠笑弯了眼;“我也是,蔡尧先生,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合法爱人了吗?”


“乐意至极。”





约法三章第三条:第一条第二条作废,蔡尧要一直喜欢刘彬濠,刘彬濠要永远喜欢蔡尧。










白色情人节快乐。


Q:萌新求入坑指南:《声入人心》的正确食用方式?

点开声入人心,然后点开加长版,等你补完课再选择是否入坑,因为。

头发真的快没了朋友。。。。。。

等你补完课也许就秃了?

【彩虹山楂】同居生活

高亮:双性转!!!!不吃别点!!!!!

大学生蔡瑶×上班族刘缤灏的同居生活。

国际三禁!!!!


愿所有女孩都能成为向往的模样,拥有美好的感情,也有宽慰的内心和足以保护自己的坚强。

女生节快乐。








疫情发生以后,蔡瑶多了好多时间跟平常总见不到面的小情人相处。

她可爱的,抱起来软乎乎,有小酒窝和自来卷的姐姐,刘缤灏。

1.

寒假和年假的延长给了小情侣睁眼是她闭眼也是她的生活。

蔡瑶喜欢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把脑袋埋在被子里试图逃避现实。

然后刘缤灏就会带着不算冰凉的手摸上她的腰。

十试九灵。

不太灵的时候是蔡瑶真的起不来,就顺着手臂把刘缤灏拽进怀里,咕咕囔囔说再睡一会好不好。

2.

刘缤灏有点苦恼的捂着脖子,上头红色的小斑点拿遮瑕膏遮了半天也没全部挡干净。

蔡瑶磨磨蹭蹭地从后面平移过来,仗着175的身高压在163小个子的肩膀上。

“干嘛呀?”

“你看你看你看!都怪你!都让你轻点轻点,每回都说没回都不听!”刘缤灏向后伸手拽住蔡瑶的耳朵让她看自己的脖子。

“挺好的嘛,你开会为什么要漏脖子啊?不能脸都不漏嘛?不想让人看我家这么可爱的姐姐……”蔡瑶抬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人,“脸红更可爱了。”

刘缤灏拿她没办法,原本想说教来着,最后还得哄着亲了半天才把醋劲消下去。

3.

刘缤灏纠结于自己天然的小卷毛,不算很卷又不算很直,难看的很。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我今天起床梳头又发现死结了!我迟早把她们全部剃掉!”

“不要嘛,很好看的,全部剪掉多舍不得啊,而且又不好看。”蔡瑶躺在她肩膀上闻了闻还有点玫瑰香的头发。

“你怎么知道不好看,你有没剪过。”刘缤灏横了她一眼。

“我当然剪过啊。”

刘缤灏把她推起来:“你真的剪过啊!什么样子的?有照片吗?”

蔡瑶撇撇嘴不情不愿地把手机的秘密相册贡献出来。

“我的天哪!你那个时候好像一颗卤蛋啊!想摸摸头,手感肯定很好!”

“才没有,好丑,刺刺的手感一点也不好。”

蔡瑶看了看姐姐胸前的山峰想:手感好的我每天都摸。

因为那张照片,刘缤灏再也没提过剃头的事。

4.

刘缤灏的猫又跑到了沙发底下。

蔡瑶被指挥着撅着屁股去抓,然后被不痛不痒地挠了一下。

“姐姐,他抓我!”蔡瑶干嚎。

“啊?哪儿呢,我看看我看看,都有点红了,倒是没破皮。”

“好疼啊好疼啊,好像要肿了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姐姐。”蔡瑶抱上去。

“哎呦,不哭不哭,我给你吹吹好不好。”

“要姐姐呼呼,要亲亲。”

蔡瑶搂着刘缤灏走远了。

冲着在沙发底下的猫挑衅地笑了一下。

猫:喵?

5.

上网课的蔡瑶没有灵魂。

骂骂咧咧打开电脑,在视频的一瞬间微笑面对这个世界。

刘缤灏总有几次恍惚间看到了蔡瑶脑袋上一圈光圈,不是天使的那种,是观音那种。

被网课折磨一天的蔡瑶扑进刘缤灏地怀里,蹭来蹭去地把头埋在姐姐胸前深吸一口气。

啊,今天是橘子味的姐姐。

想吃。






晚安

往下看

我最近的状态非常不对劲,动不动就会哭,长时间不进食。莫名的悲观。

很抱歉,我可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但我不会停止创作,创作不死,我亦然。

等到光明来临,我必浴火重生。

再次致歉。

为了那些还在等着我的读者和相处了很久的写手老师画手老师们。

谢谢。

【彩虹山楂】爱情吖

小实习生们的爱情

一句话哲凡

顶风作案?(开玩笑我这么清淡)

还是老规矩,国际三禁

祝大家食用愉快

深夜速打,希望大家开心

@是小狐狸呀🦊 来看你点的双暗恋


写了一半跑回来预警,逐渐沙雕。。。。




面包和爱情都得要。

                          

                             ——伟大的哲学家简一




刘彬濠也没想过为什么就和隔壁工位的蔡尧看不对眼,也许是看他总去求同办公室的方书剑带上分不顺眼,也许是看他上楼找龚子棋李向哲吃饭只为求一星王者不顺眼。


总之就是不顺眼。


他为什么不来找我打游戏?我打的也很好啊!


刘彬濠戳着自己的藕块生气。


对面一起吃饭的贾凡心疼地看着那块即将四分五裂的藕,默默地夹走那块糯米藕,美滋滋吃起来。


刘彬濠把盘子里的藕块都拨给他,杵着脸忧郁地看着正前方。


“唉。”


贾凡没看他。


“唉——”


贾凡正在解决最后一块藕。


“唉~”


“别哀怨了,有话快说你个怨妇。”贾凡拿出随身带的纸巾优雅地擦嘴。


“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刘彬濠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前面。


贾凡毫不意外地点点头:“猜到了。”


“你猜到个屁。”刘彬濠翻了个白眼。


“猜到你喜欢蔡尧啊。”


“艹,你怎么知道的。”刘彬濠终于把脸扭了过来。


“就凭你30分钟一顿饭,20分钟都用来盯着人家的背影。后脑勺子好看不?”贾凡回了他一个白眼。


“好看,”刘彬濠义正言辞,“想摸。”


“玛德一个卤蛋你都觉的好看,你没救了。”贾凡拿起叉子准备吃甜品。


刘彬濠继续盯着前方那颗卤蛋发呆。


蔡尧已经开始脖子冒冷汗了。


他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这两天看恐怖片上瘾,偏偏他又胆小,每次都抓着方书剑的胳膊试图把自己藏进抱枕堆里。


越想越害怕,快速扒拉完米饭就端盘子走了。


他得转移一下注意力。


听说龚子棋原来是黑道,身上煞气重,是不是更容易驱鬼?


龚子棋把他踹了出来。


蔡尧蹲在地上思考人生。


刘彬濠路过的时候有点好奇,就陪他蹲下来。


“你在干嘛?”


“我是一个金针菇。”


刘彬濠微笑着把他薅起来:“金针菇,咱俩的报表还没做完,你要不要先考虑做个人?”


将近两米的金针菇沉重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般分工合作,刘彬濠翻译,蔡尧计入金额。


刘彬濠站在他身后弯着腰一句一句的翻译,有点软糯的南方口音把他裹得严严实实,蔡尧莫名的红了耳朵。


蔡尧有个秘密。


他暗恋刘彬濠两个月零24天了。


他当实习生两个月24天了。


蔡尧和刘彬濠几乎是前后脚进的公司,坐在工位上的第一天,隔壁就冒出来一个毛茸茸的瓜皮头。


“你好,我叫刘彬濠,也是实习生。”


一颗卤蛋被丘比特射死了。


不是,一个蔡尧掉进爱河溺死了。


好可爱!!!!人间甜豆不过如此吧!!!蔡尧疯狂地按住了想要戳一下对方小酒窝的手。


“你好,我是蔡尧。”


蔡尧试图跟他搞好关系展开追求,但每次看到墙上贴的公司禁令:严禁办公室恋情!他就退缩了。


打游戏也只能找其他几个了。


三个月实习期将满,他们这些人只能留下一小部分。


蔡尧想:如果我被刷下去了我就告白。


刘彬濠想:如果我留下了我就告白。


当晚,两人都收到了公司的邮件。


然后第二天,喜气洋洋的刘彬濠就在电梯里看见了失去灵魂的蔡尧。


“怎么了?”


“我 被 留 下 了……”


“这不是好事儿嘛,以后还可以一起工作啦。”


蔡尧哀怨地看着刘彬濠。


这么高兴,肯定是不喜欢他。


蔡尧的心跟摔了的玻璃杯一样,稀里哗啦的。


午休的时候,蔡尧在工位上处理最后一张报表。


刘彬濠端着外卖盒进来了。


“还不吃饭?”


“来不及了,这个报表弄不完下午的会议会被老板吃了的。”


“先吃饭吧,我来弄。”刘彬濠把餐盒递给他。


“谢谢彬彬,还是你好,那帮没有心的渣男。”


“我这么好你能不能做我男朋友?”


蔡尧筷子上的米饭啪叽掉在了桌子上。


“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我可以带你十连胜。”刘彬濠rua了一把蔡尧的脑袋,手感果然很好。


“你你你你你你,可是可是,公司不是不让办公室矫情的吗!!!难道你要辞职?!”


“哎呦,那个规定从来没人遵从的。李向哲和凡哥也在谈恋爱啊。”


“啥?!谁?????李向哲?!艹,这个渣男从来没告诉我!”蔡尧觉得面前的饭一点也不诱人了,哪有瓜好吃。


“李向哲可是老总的独生子,这规矩还不是他爸定的,想改就改。”刘彬濠勾完最后一个确认,笑眯眯的转过来说。


“所以,金针菇,你带你上分你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彩蛋:


“李向哲!!!你居然从来没告诉我你是老总的儿子!!!!”蔡尧抱着刘彬濠指责对面坐着给贾凡喂蛋糕的人。


“你自己不上网不看报怪我咯。”


刘彬濠把好久之前的新闻调出来给他看:李氏总裁独子今日回国,李氏总裁即将退休?这一切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蔡尧:艹。







太沙雕了。。。。

大家晚安






内容比较重要

来自不知名太太的至理名言@花雪成眠 

彩虹山楂点梗

来,点梗啊!!!!!我没甜梗了!!!!

有没有糖啊!!!!

我被刀死了!!!!!

想看什么可以说!!!评论里也行!私聊我也行!提问箱也行!!!!来啊!!!!!造作啊!!!

智齿冠周炎了,牙好痛,牙龈也痛,凌晨四点半痛醒了呜呜呜呜